主页 > G生活居 >让爱无国界上篇边旅游边助难民建屋建校志工旅行团让爱无国界 >


让爱无国界上篇边旅游边助难民建屋建校志工旅行团让爱无国界

  • 2020-08-06
  • 166人已阅读
让爱无国界上篇边旅游边助难民建屋建校志工旅行团让爱无国界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亩田,这亩心田既无设限也无国界,当你在心田撒下爱的种子,进行浇灌,勤于耕耘,它就会长出“茂密”的爱心,推动你到处助人,四处散播爱心。“让爱无国界”是一个通过“短期志工旅行”活动帮助北缅克伦族解决大大小小生活难题的慈善组织,为了壮大组织的力量,以便帮助更多人,由台湾移居泰国清迈的锺逢达所成立的“让爱无国界”遂向马来西亚、台湾、新加坡、香港、中国等地招徕志工。不过,提及志工的主要“来源”时,锺逢达坦言:“过去大部份志工都是来自大马,主要是因为泰国比较靠近大马,而且许多大马人也极为热心助人。”询及“让爱无国界”这个名称的由来时,他说,该组识的志工多是跨国帮助有需要的人,且不分国家,不分国界,不分你我的把爱心送到其他国家,让爱在其他国家的土地上滋长,所以,这个组织的名称恰好贴切的诠释了他们的行动。“为让打工一族也能够参与志工活动,我们遂策划了为期4天的短期志工旅行团,平均每月举办一次,让打工族可以通过请假外游的方式参与我们的助人活动。”他说,参加旅行团的游客通常在出游时只能以走马看花的方式匆匆游览异国,但若参加志工旅行团却能深入了解有关“旅游地”的风俗民情、文化和生活等。依当地现实情况制定行程“不仅如此,这种以助人为目的的旅游方式还可让人感到心灵富足和快乐。不过,志工旅行团的行程并非一成不变,因为我们得根据当地的现实情况制定行程和随时作出调整。”他披露,每月的志工旅行团的任务也大不相同,有时候,志工旅行团的主要任务是协助克伦族难民建造学校或住屋,但更多时候,志工旅行团被授予的重要任务是教导当地学生做手工,教他们种树,或是派送物资给贫困家庭等。许多参加志工旅行团的人士返国后都会为该组织作宣传,以便为该组织招徕更多“生力军”,让该组织可以筹集到更多的物资和资金,也让该组织的爱心活动可以渊远流长的办下去。“虽然我们都会事先向参加说明志工旅行团的‘工作’性质,但因一些人的心态不正确,结果最终闹到很不愉快,这是很遗憾的事情。”校长盼外国人前来当志工教师笔者一行8人在较早前报名参加“志工旅行团”后,即依约飞抵泰国,然后跟随锺逢达乘坐六七个小时的车程,直达北缅与泰国的交界处,抵步时,只见眼前尽是一片荒芜之地,气候干旱,寸草不生。由于此地难以种出农作物,使得逃难至此的克伦族人的生活陷入困境,并成为“境内难民”,既没有缅甸的国籍,也无法取得泰国国籍。由于缅甸及泰国政府都拒绝向他们伸出援手,以致他们像国际弃婴般,除了无法享有受教育和工作的权利,同时也常常挨饿受冻。为让后代可以受教育,他们遂自建半砖半木建筑作为学校,但因资金不足,课室与课室之间皆未设间隔。虽然“让爱无国界”组织积极为他们解决问题,但因组织的能力和资金有限,目前也仅能够通过筹集物资并捐助给当地民众的方式,来协助他们解决衣食住行的问题。当地一名校长告诉我们,他所掌管的学校共有二百余名学生,但因学校空间太小,以致课室显得拥挤不堪。此外,学生上课时所需使用的文具不足,因此,他们有时只能让学生在黑板上学写字。“由于本地教师的月薪只有区区5000泰铢(约595令吉),许多高素质的教师都不愿到这穷乡僻壤执教,以致本地师资严重不足,我们希望能有外国人前来当志工教师。”难民自组军队荷枪自保白天,我们一行8人在村里四週活动和施援;晚上,我们则在锺逢达所租借的屋子的客厅席地而睡。入夜后,我们在虫鸣声的陪伴下入眠,清晨,我们则在鸡啼声的召唤下醒来。在漱洗过后,我们又启程到另一个克伦族村落。缅甸与泰国之间的边境恰好是湄河(Moei River)所在之处,于是,我们就乘坐舢舨渡过混浊的湄河,抵达对岸的村落。为了保卫家园村民,这些部落的村民往往自组军队,免受缅甸军人侵害。我们到达对岸时,只见一名男子手持一支枪械,眼神锐利的紧盯我们的一举一动,以确保村民不受外来者的侵害。登岸后,我们乘坐当地的农地改装车行经颠簸的道路,车后掀起黄沙滚滚,一路望去都是荒野一片。不久后,我们终于抵达同是由克伦族建成的达罗村,村内都是寸草不生的黄泥地,而当地学校目前正处于一边筹募资金一边重建的阶段,好让孩童可以在比较舒适的环境下受教育,据悉,该校将在重建工程结束后重新取名为“让爱无国界学校”。台男锺逢达募集物资捐难民缅甸是一个由一百三十多个民族所组成的国家,而每个民族都有属于自己的语言,从1947年起,缅甸境内的克伦族为了对抗缅族人的不公平对待,陆续展开与政府军之间的内战。1962年3月,尼温将军发动政变成功,废除联邦宪法,实行军人专政,并开始缅甸同化政策,从此,少数民族与缅甸军政府之间,展开了为时数十年的武装冲突。在这期间。缅甸军政府任意破坏与烧毁居民的住所及农作物,并利用性侵害作为族群灭绝手段,迫使克伦族人居无宁日,而不得不向东迁至缅甸与泰国边境缺乏食物与水源的荒野之中。即使缅甸政府已于2012年逐步改革并对外开放,但因该国面积太大,至今,位于缅甸东南边的克伦族部落居民仍在极度困难的环境中努力挣扎求存。锺逢达于2000年抵达泰国清迈时发现,有数以万计的克伦族难民在泰国北部海拔一千多公尺的高山部落落脚,而该处因地处偏远,交通极度不便,以致当地严重缺乏物资,于是,他决定帮助这些难民。过后,他长期筹募物资到泰缅山区的弱势部落后,向当地住家及学校发放二手衣物及民生物资,至今已有十多年,而这项送暖行动至今仍在持续中。从2007年3月起,他开始通过网络对外招募具有相同理念的伙伴,以协助当地兴建基础建设,而这项活动也受到台湾、香港、中国、马来西亚、新加坡及多个国家的热心民众的支持。他除了募集二手物资如衣服、鞋子、书籍、文具等物品以发送给山区贫困村民,同时也会视当地部落的需求,协助他们兴建学校、图书馆、教室、饮用水系统及太阳能发电系统等基础建设,并提供医疗用品等,期望能藉着群体的力量改善偏乡部落居民的生活品质。竹竿编成地板 树叶织成屋顶由于缺乏资金,克伦族人只能就地取材建造房屋,他们先把许多竹竿绑在一起,再将之编排成住家的地板,然后以竹片编织四面墙,再以树叶编成屋顶。由于树叶易破碎且不耐用,他们每3个月就必须更换屋顶一次。但若遇上狂风暴雨,这类以树叶编成的屋顶通常难抵风雨的摧残,以致村民常承受日晒雨淋之苦。为了协助克伦族村民拥有稳固的住所,“让爱无国界”已筹集善款为他们兴建逾60间铁皮屋以及5间学校。不仅如此,由于当地雨水不足,且苦无水源,该组织也协助村民挖25口井。最早向克伦族施援的锺逢达先是以个人力量号召志工到当地扶贫助弱,然后再通过志工以口耳相传方式号召更多人前来协助克伦族。他们把爱的种子撒在这群难民的身上,而志工则成为播种的人。在我们抵达泰国之前,锺逢达并未说明我们这一趟的任务内容,直到我们飞抵泰国机场时,他才表明我们的主要任务是协助克伦族人盖房子,令我们感到惊讶不已,因为我们并没有建造房子的经验。虽然如此,在抵达村落后,我们仍依据锺逢达的安排和指挥,在大太阳底下,通过接力的方式搬运砖块和建材。由于我们平日鲜少干粗活,所以才“搬货”半小时,就已经气喘吁吁,并感到头昏脑胀、双手发抖。看见自己的汗水不断滴在缅甸的土地上,我们只期盼难民未来会因为我们流过的汗水而过上更好的生活。为环保全程自煮吃素极为讲究环保的锺逢达在“旅途”中要求我们全程吃素食,并自行动手洗菜、切菜,同时教导我们如何製作简单兼有营养的素食,如利用糯米捲起紫菜片,製成营养健康的“寿司”,晚上则用金瓜叶和玉米煮成麵汤果腹,虽然食物简单,但我们都吃得很满足。这不禁让我们思考:“是不是人类一直不断的追求物质,将自己複杂化?”在志工之旅的行程中,锺逢达曾带我们到泰国河边野餐,而在回程时,他也带我们到泰国松林野餐,最后一晚则是在国家公园搭帐篷露营,让我们可以享受泰国野外的自然风光,这是一般旅行所无法体验的野外生活。我们这个梯次的8名志工分别来自大马与台湾,原本互不相识的8人在经历旅程后成了好朋友,可说是旅程中最大的收穫之一。短短4天的志工团行程让我们了解到泰缅难民的困境之余,也让我们领悟到“众志成城”的力量,只要人人愿意付出一些力量,世界就会变得更美好。‧2016.1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