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G生活居 >百亿富豪有何过人之处? >


百亿富豪有何过人之处?

  • 2020-07-25
  • 995人已阅读

百亿富豪有何过人之处?
图:unsplash

百亿富豪有何过人之处?

究竟什幺才是让自立门户百亿富豪成功创造巨额价值的关键因素?若是拿这个问题请教企业领导人,得到的多半是老生常谈:极度成功的创业家愿意承担比较大的风险,例如把重心放在开发新市场。虽然我们一开始也不太确定这些想法到底对不对,不过这些想法本身似乎就无法解释这些创业家事业版图扩张的程度;承担风险的人很多,但是能获致高额报酬的人少之又少;投入新市场的创业家也大有人在,但也只有少数人能够带来家喻户晓的代表性作品。

因此,我们认为这个问题的答案要複杂得多。

为了找出真正的答案,我们试图从商学文献中挖掘学者对于自立门户的百亿富豪有哪些不同的观点,希望从学术研究中找到扎实的论证基础,好看出自立门户百亿富豪的行为、特徵与成功的祕诀。结果让我们大吃一惊,根本没有人针对自立门户的百亿富豪进行过系统性的研究。我们可以从杂誌专题或自传里找到很多各自独立的报导与第一人称叙述,但不论创业规模大小,几乎找不到任何检视创业成功的系统性研究,即便有,现成的研究结果也经常产生互相矛盾的结论。

2012年初,我们在PwC设立一支研究团队,成员包括美国联盟副所长科亨和PwC 全球议题倡议长史维欧克拉。我们根据《富比士》2012 年「全球富豪排行榜」筛选研究对象,举凡从父母、配偶或其他家庭成员继承财产的人选都予以排除,在法规制度不透明、无法确保公平竞争市场中致富的对象也一律排除。确实,所有的百亿富豪都拥有一定程度的经济优势,但是我们决定把注意力放在经营环境够透明,可以经由市场竞争决定优胜劣败的对象。

如此一来,我们的名单大约还有600人,接着再从中随机挑选120位调查对象,并且以能具体反映较大样本可能的地理与产业分布状况为原则,进行调整。我们尽全力蒐集任何有关最终名单调查对象的报导,深入挖掘他们自传中的细节(出生地、年龄、婚姻状态、家庭组成等等),追蹤他们职业生涯的发展轨迹(第一次创业的时间点、主要经营项目在成长阶段有哪些关键转捩点、什幺机缘促使他们从成功的创业者摇身一变,成为价值规模庞大的创造者?)。

另一方面,我们同步邀请名单上的部分调查对象进行专访,试图在交谈过程中更进一步了解对方。

我们归纳出关于创业家的七大迷思:

1.创业非年轻人专属

处在现今科技跃居主导地位的年代(通常是天资聪颖的青年才俊较为吃香),一般人印象中,自立门户的百亿富豪往往在职场生涯初期就累积上百亿身价。对于年轻时就赚进数百亿元,同时也创办属于自己第一家公司的盖兹(Bill Gates)、戴尔(Michael Dell)、祖克柏(Mark Zuckerberg)等人,这种说法的确成立;但是我们调查样本中的大多数人一直要到年过四十才顺利冲过数百亿身价的门槛。超过70%的调查对象,其实都是在三十岁后才拥有成为百亿富豪的想法,或是完成职场转型的过程。

2.科技创业不是唯一

讲求科技的环境也让很多人相信,科技产业会是自立门户百亿富豪主要的致富管道。科技产业通常也被视为是打造新贵阶级、显现个人才华的重镇,然而,在我们的调查对象中,实际上只有不到20%自立门户的百亿富豪来自科技产业;以总人数来说,在财务管理和消费性产品两大产业里自立门户的百亿富豪,其实和科技产业的人数相去不远。

3.谁说红海不能致富?

通常我们认为自立门户的百亿富豪都会创造出「截然不同的全新事物」,只是大多数自立门户的百亿富豪并没有採取这种做法。在我们的调查对象中,超过80%自立门户的百亿富豪其实是在「红海」(高度竞争的成熟产业)里致富。

4.绝不是靠机运

问问周遭亲朋好友如何看待百亿富豪,应该经常听到「奇蹟似的好运」之类的评价,我们也多半相信自立门户百亿富豪的身价都是出于机运。如果我们绝大多数调查对象都只有那幺一次成功的经历,或许他们真的是幸运女神的宠儿,但资料显示运气本身并不足以说明自立门户百亿富豪的成功经验,因为有超过90%的调查对象,都在不同的事业领域取得成功的经验。

5.扩展事业,也展现品格

任何经营有成的事业体都免不了在不特定範围内被某些人批评所作所为并不道德,百亿富豪更是容易遭受类似的非难。我们不会辩称百亿富豪的纯洁无可挑剔,但是大体而言,我们调查的自立门户百亿富豪经营事业时,会把所属产业应负的社会责任当一回事。

此外,相当大一部分自立门户的百亿富豪都签署了「捐款承诺」(Giving Pledge),愿意将自己半数以上的财富净值回馈社会,也有相当比率的百亿富豪是推动慈善事业与改造社会计画的活跃份子。

6.并非一夕致富

似乎总有些人在成立公司后,因为推出的产品爆红且大获好评,因此在一瞬间吸引社会大众目光而功成名就。不过现实世界里,许多自立门户的百亿富豪都是花了好几年的时间充实自己的专业能力,并在某个特定市场区隔里持续不断付出,才达成他人难以企及的成就。

他们很早就展现创业的意念:超过50%的调查对象,在十八岁之前就开始第一份工作,将近30%的人在二十二岁之前首次创业,三十岁之前创业的比率更是高达几乎75%。虽然有些出身低微的百亿富豪是被环境所逼,不得不早早投入职场,但这样的例子只是少数;超过75%自立门户的百亿富豪,是在中产阶级(或是更优渥)的家庭背景中成长。

7.靠天分,也要靠努力

百亿富豪因为早早进入职场或创业,在很多关键领域取得丰富的实务经验,使得原本具备的技能更加精益求精。75%以上的调查对象有过直销经历,几乎70%的人在三十岁以前就要为事业部门的盈亏负责。

我们检视手上的资料,发现自立门户的百亿富豪有一种超越障碍、创造价值的能力,而绝大多数的企业主管却苦于相同的障碍,不知所措。

我们推论,自立门户的百亿富豪在生涯初期都受过一系列共同外部因素的影响(亦即某些特定的经历或环境),导致他们採取特别不同的行为模式。或许是因为他们大多数人从小就要克服现实环境的挑战,也或许是因为他们的出身背景相对弱势,也有可能恰好相反,他们的家庭背景非富即贵。出身极度清寒与极端富裕的百亿富豪人数相当,无法完成大学课业的人数也跟取得博士学位的人数差不多。

开创者VS.执行者

更深入探究之后,我们清楚看见百亿富豪之间的关连性并非来自外部因素,而在于我们定义的心理素质,也就是「心智习性」(habits of mind)。

自立门户的百亿富豪有能力即知即行,而大多数的人和企业组织往往只能分开处理,有些甚至把想法与行动视为相互对立的两个方向。我们将这两种对立能力并存的内在特质,称为「双重性」(duality),而自立门户的百亿富豪就是因为拥有这些双重能力,让他们可以在充满不确定的世界里游刃有余——他们比一般人更能够平顺处理不同的想法、不同的观点,也更善于整合不同层次的问题。

从自立门户百亿富豪身上观察到,特殊的心智习性以许多不同方式呈现,包括「发挥想像愿景(预见将来会如何发展),同时保有判断力(认清现实状况)」的能力。

此外,诸如时间管理、执行企划、风险评估,以及在所属企业组织内维持不同人才均势等各方面,都可以发现百亿富豪展现类似的双重能力。这些在心智习性与实际行动之间展现的双重能力,让他们可以採取所谓「开创者」(producer)的行为模式:可预见新事物与新机会,汇集各方人才与各界资源做出实物,然后把产品卖给还不知道自己将会有所需求的客户。

相形之下,现代企业会把这些双重能力发展为功能不同的部门,分别交由专才负责处理,让他们在既定的环境下追求卓越。我们将这种专才称为「执行者」(performer),通常是一群非常善于处理手上工作的人,而且他们的评价高低完全建立在单一领域的表现上。在定义明确的环境下专心一致,摆脱人情世故,追求目标的才能(这在很多经营领域都不可或缺),强化了功能导向的运作系统,反而让善于整合心智习性与实际行动的专才无所适从,而这两者却是成为开创者的必要条件。

如果要凭空创造出新事物,需要的不只是找出关连性的能力,同时也要能辨别虚虚实实的各种关连性。换句话说,不是所有的点子都是好主意,必须用整合性观点才能认清楚自己手中的到底是黄金,还是毫无意义的石块——要有能力找出客户在意的关连性,并从中导入能够引起共鸣的全新观点。

在很多企业组织里,整合的观点有违直觉。经过数十年讲求效率、精益求精的发展后,很多企业组织会用专业分工的角度剖析问题,让不同部门分头处理问题的其中一部分, 并且针对执行者在不同部门的专业程度评估绩效。然而,开创者却是乐于把零碎片段整合在一起的高手。

摘自《大翻身时代》

Photo:Schristia, CC Licensed.

数位编辑整理:曾琳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