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G生活居 >350 年製药大厂看台湾生技发展契机,Merck 业务总监: >


350 年製药大厂看台湾生技发展契机,Merck 业务总监:

  • 2020-06-05
  • 780人已阅读

350 年製药大厂看台湾生技发展契机,Merck 业务总监:

默克(Merck)为全球领先的科学与科技公司,于 1668 年创始于德国的天使药房,至今已发展为一家充满创新活力的跨国科技大厂。旗下包括:医药健康、生命科学、特用材料三大领域。

在医药健康领域,提供生殖医学、肿瘤医学、神经学与免疫学等化学暨生物製药解决方案,帮助改善人类生命健康;在生命科学领域则包含临床诊断、製药与生技製药製程、新兴生物科技如基因编辑等,致力协助科学家解决棘手问题;特用材料领域则专注发展半导体、面板之高科技。

此次,基因线上特别访问 Merck 生命科学事业体生物製程业务总监 ─ 王淑俞(Gladys Wang),她负责带领东南亚、纽澳、新加坡及台湾的业务发展,透过与製药及生技製药公司的合作,拓展製程应用的业务。除了畅谈对台湾生技製药产业的现况观察、东南亚生技製药领域的发展和优势分析,她也和我们分享在 Merck 工作近 20 年来的心路历程以及管理心法。

台湾生技研发人才多,东南亚国家有市场优势

爽朗、自信且谦和,是 Gladys Wang 第一眼给人的印象。关于东南亚生技医药产业发展,她显然有很多想法。「生技医疗的发展,是各国政府共同的愿景。台湾政府近几年来也大力支持生技医药产业,尤其在研发(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R&D)方面,投入许多人物力,因此 台湾在生技研发方面具有一定的优势及潜力。但若以经济产值来论的话,R&D 能带来的产值并不如生产直接。」

此外,她也提到,台湾政府积极鼓励并推行生技相关计画,如竹北的生医园区,结合中南部科技园区打造台湾生医走廊等,均展现出台湾发展生技产业的企图心。

Gladys Wang 接着表示:「当然,无论是我或是 Merck,对此都是乐见其成。台湾有很强的原厂委託製造商(Original Equipment Manufacturer, OEM)、开发受託製造经营者(Contract DevelopmentManufacture Organization, CDMO)实力,我相信台湾能藉此于生技医疗领域中佔有一席之地,但还需要政府的支持及特别的策略,才能与其他的亚洲生技大厂竞争。Merck 也很乐意提供各家生技公司相应的协助,帮助他们发展出各自的竞争策略。

我个人认为台湾生技医疗产业有其特殊优势,如 R&D 人才济济,但光 R&D 强是不够的,还需要其他领域 ,例如药品优良製造作业规範(Good Manufacturing Practice, GMP)的支持。GMP 需要的人才跟 R&D 不同,如何将 R&D 人才转移到 GMP 方面,或培养 GMP 人才将是台湾生医产业的一大挑战。」

Gladys Wang 也点出东南亚国家虽然产业起步较台湾晚,但具有市场优势,她举例:「例如印尼,不但有自己国家市场,还因为同为回教国家而容易输出到中东地区;其他东南亚国家,也有一定的市场规模。台湾市场规模较小,一定要想办法走出去。东南亚属于自己一个独立区域,台湾应想办法找到自己在东南亚区域的定位。 现在虽然有东协,但绝大多数国家仍各自为政,要如何跟这些国家沟通合作,找到双方都能互利的平衡点,是未来发展的关键,也需要一些时间琢磨。」

东南亚生技需求提升,但各国法规未完全相通

想要打入其他国家市场,首先必须了解当地的需求及相关法规。Gladys Wang 说,每个国家状况不同。东南亚许多国家的中产阶级人口不断增加,对于生技医药的需求也逐渐提升。当然,某些新的治疗 / 药物费用较高,可能会对他们造成经济负担。因此,有些国家有自己的补助计画,类似我们的健保,但细节不同。

也有的国家有自己的药物製造计画,例如他们会考虑某个药物的专利何时过期,可以申请学名药或生物相似药(biosimilar)时,就会辅导当地製药厂,帮助他们生产或申请该学名药 / 生物相似药。当然, 他们的生产製造仍属处于早期阶段,厂房设立也还需要时间。不过这是一个趋势。

此外,大多数东南亚国家跟台湾一样,申请药物许可需要在地的研究数据,一般而言,学名药/生物相似药不需要再重做临床二期研究,相对来说时程较快。不过还得看每个国家法规的严谨程度及要求。目前东南亚各国对药物审查的标準尚未真正相通。也就是说,在某国进行并通过试验后,其他国家可能承认部份资料,但不会全盘接收。所以不是在一个国家通过后,就可以直接到其他国家贩售这幺简单。

跨国企业如何培养跨领域人才

众所皆知,Merck 是全球知名科技大厂,其市场遍布全球 66 国,拥有超过 5 万名员工。身为 Merck 东南亚暨纽澳业务总监,Gladys Wang 自有一套独特的领导心得。

「我在 Merck 已经 19 年了,待过许多不同职位,包括 Supporting Function 部门、Technical 部门、Marketing 部门等等。我认为 Merck 有个非常棒的优点,就是不但有许多不同的事业单位,而且愿意让同仁在这些部门中转调,学习不同的经验,对跨部门沟通来说,是一大助益。」

「以我自己为例,我目前担任业务主管,要带兵往前冲,但因为曾待过其他部门,所以比较能理解其他部门或后端单位会面临的困难,或须特别顾忌的眉角,因此相对较懂得互相体谅,整体执行上也较圆融。我会让自己保持弹性、灵活,并懂得适应,毕竟公司不断在成长改变,我也得随之应变。」Gladys Wang 大方分享她在 Merck 的多年经验与观察。

女性高阶主管的管理心法

最后,她提到:「每间公司都有其独特的文化,有时併购而来的新单位会与 Merck 原文化不同,在管理上就必须有所调整。身为女性主管,我懂得利用本身柔性特质让沟通更加顺利,虽然有时不免稍微情绪化,但我也会特别留意情绪管控。」

「值得一提的是,我在德国待过一阵子,现在则处于新加坡,在不同国家工作也会面临不同国家的文化,而这些文化差异是一种巨大的冲击,需要一段时间去适应。虽然一开始一定会感到无所适从,但了解后其实会发现各文化的有趣之处。所以 如何克服文化差异带来的挑战,是我个人觉得在沟通管理上非常重要的关键。」

更多生医生技文章

蔡英文总统:有决心让生技、生医成为下个世代台湾最具竞争力的产业!

测血糖不用刺手指:MIT 研发生技纹身贴纸,缺水缺糖马上变色提醒你

ICT 产业与临床医疗大数据结合正夯,专家:台湾发展精準医疗正是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