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O蕙生活 >我的女儿是耶鲁女孩 >


我的女儿是耶鲁女孩

  • 2020-07-10
  • 720人已阅读

◎雨竹

当我跟随着女儿穿梭于耶鲁大学一栋又一栋古色古香的建筑,及拥有千万册藏书的图书馆之间,不禁深深觉得自己的渺小。我和女儿都晓得,她能够就读于这个美的如诗如画,又拥有学术丰富浩瀚如宝藏的学府,完全是上帝在她身上所行的大神蹟。

在异文化中辛苦学习
当女儿六岁随我们移民到美国时,英文很不好,从一年级到四年级都须要接受学校「英语为第二语言(ESL)」的特别辅导。

身为三个孩子中的老大,其实随着第一代移民的父母受最多苦。我们刚到美国的前两年是没有车的,在美国,很多地方没有车就像没有脚,以致大女儿几乎无法参与任何课外活动。

二年级时,她的老师打电话给我,提到也许可以让她参加课后的西洋棋社团,但后来因为不好意思麻烦老师专程送她回家,只好作罢。之后她想尝试踢足球,因为没有车,也未能参加。所以当很多跟她同年纪的孩子在参加各式各样的活动时,她通常只能乖乖在家画画消遣。

日子在平淡中过去。因为我们经济不允许及对美国文化不了解,她比很多同龄孩子少了许多参加派对甚至学校舞会的机会。而大部分她的同学都是这边理工大学教职员工的子女,他们能有父母帮忙解决功课的挑战,但她总是要自己绞尽脑汁寻求解答,只因我们无法帮忙。很小她便开始打工以赚取微薄的零用钱。

不管日子好不好过,时间仍旧飞逝而去,她终究上了高中,生活还是没有太多娱乐,也许只有教会、家庭及学校是生活中主要的三个点。

高中后的功课逐渐加重,但十年级后她仍决定开始参加教会每年暑假一个月到台湾的短宣。

虽然因为短宣,她看似失去很多準备申请大学的机会。十一年级那个暑假,几个她想申请的大学,联合聚集于华府,提供有兴趣的学子所需的大学资讯,但因她人在台湾而失去参加的机会。不过,短宣使她有机会更多经历神及坚固自己的信仰,这比任何事都更重要。

孩子逐渐长大要準备升大学,是一件令人喜悦的事,但身为母亲的我,对于未来大学的学费却忧心不已。在美国即使是便宜的州立大学都是所费不赀,一学期上万美元绝对跑不掉。虽然我们的经济不好,但仍衷心期盼自己的孩子能受好的教育。可是担心总是无济于事,只能祷告跟天父诉说自己的困难。

一生行在光和真理中
当她申请大学后,哈佛及耶鲁大学都接受了她,但在很多祷告之后,我们都觉得神要她去耶鲁大学。而神的信实超乎我的笔墨可形容,祂不仅供应了女儿上大学的花费,而且提供她很好的校园团契,也帮助她找到一个很好的教会。在教会裏,她义务教当地华人英文,并于耶鲁从事传道给中国人的事工。

耶鲁大学的校旨在拉丁文是Lux et veritas,翻译成中文就是「光和真理」。我知道在这世界上,有很多比我女儿更优秀的孩子,但是因为神的恩典,祂带我女儿去耶鲁。我除了无限感谢,也只能谦卑祷告求神不仅供应女儿经济的所需,也祈求祂不停引导带领她往后的人生道路,使她可以一直走在上帝的光和真理裏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