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O蕙生活 >华人文化传统的恶性循环(四) >


华人文化传统的恶性循环(四)

  • 2020-06-20
  • 478人已阅读

(接续)

如何打破恶性循环

不能否认,儒家对于精神层面的境界非常崇高。「天人合一」、「反求诸己」及「无入而不自得」等观点在追求心灵的宁静及个人修养上相当不错。但是作为政治架构,儒家和法家的许多理论反而容易遭到专制统治者的滥用,成为教化和愚民的工具。外儒内法的政治架构对于维护专制制度的稳定性也具有相当大的助益。这些理论并不强调如何争取个人该有的权益,也不鼓励人们思考制度上的不合理之处,相对地也稳定了阶级社会。

到了今天,已有相当多的状况证明专制对于人民的福祉不如民主来的有利。适合外儒内法政治制度的华人文化传统也需要检讨,以符合现今的民主社会。从中国各朝代的实践就可知道中国的文化传统其实有很大的弊病。面对不公义的制度或文化,华人思考的不是如何改变这样的制度,反而是如何自私地利用这样的制度来让自己获得更多的特权。也因此中国的文化传统实践到最后,往往会出现不重视公平正义,阶级撕裂的社会。各朝代末期几乎都有出现「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贫富差距现象,对于儒学的过度重视,以及经济学的不理解,也导致各朝代末期常常出现经济崩溃或通货膨胀的状况。经过了数千年的实践,外儒内法的专制政治可说不是长治久安的一条路。

近年来台湾人和中国人的接触逐渐频繁。由于消费方式及生活习惯的不同,导致台湾人和中国人之间的接触观感逐渐出现阶级区分(注26)。许多台湾人总认为自己的素养比中国人好,因而在言谈举止中往往会露出对中国人行为的嫌恶及轻视。但事实上,台湾今天之所以不是中国,最大的原因反而可能是由于台湾比中国多了约二十年的民主政治经验,因而在公民价值观上较有观念,表现也较为良好,而不是因为台湾真的比中国多保留了文化传统。和中国社会相较,正是许多人眼中的「台湾乱象」造就了公民素养更为成熟的台湾社会,也保障了更多台湾弱势族群的权益。

许多人都认为现在的台湾已经相当民主化,且由于台湾思想自由的关係,儒家思想如今已不是主流价值。但事实上,综观台湾多数人民的行为,依然可以知道儒家的思维仍无处不在,就连台湾领导人马英九也不例外。《论语》子路篇有一篇樊迟请学稼,如下:樊迟请学稼,子曰:「吾不如老农。」请学为圃。曰:「吾不如老圃。」樊迟出。子曰:「小人哉,樊须也!上好礼,则民莫敢不敬;上好义,则民莫敢不服;上好信,则民莫敢不用情。夫如是,则四方之民襁负其子而至矣,焉用稼?」(注27)马英九,就是好礼、好义、好信又不懂稼的君子呀!

这样的恶性循环到今天依然持续着。台湾人民和中国人民对政治都十分冷漠。两边的中产阶级,往往佔有了社会上多数的资源,口中喊着伦理道德,却对生活困苦的人们不闻不问,对社会的不公不义充耳不闻。如果弱势族群因为受不了压榨而抗议,走上街头,就成了暴民。经济发展,社会和谐,想方设法争夺更多资源,成为中产阶级心目中的第一要务;但事实上,是中产阶级不曾想过,也不想花时间动脑去寻求公平正义的双赢。面对类似低薪资的弱势族群议题,这些中产阶级思考的不是社会结构问题,或是自己应负担的责任,反而指责弱势族群努力不足(注28)。一如历史社会学者姚人多(注29)所说,「我们的中产阶级在知识上是极为贫血的,贫血到认为论述如果是以理性的形式呈现出来,那幺论述的内容便是理性的。」这类似是而非的「理性说法」,(注30)以及对政治和社会的冷漠,导致台湾的民主政治产生危机,也让中国政坛上的政治人物能肆无忌惮的说出「中国人民素质低落,不能推行民主」的话。

《知识份子论》(RepresentationsoftheIntellectual)一书的作者萨依德(EdwardWaefieSaid,注31)说,「知识分子不是专业人,为了奉承、讨好及有缺憾的权力而丧失天性;而是具有另类的、更有原则立场的知识分子,使得他们事实上能对权势说真话。」而「不愿意显得太过政治化、害怕看来具有争议性、需要老闆或权威人物的允许」是为「知识份子的腐化」。(注32)。因此,在中国文化传统底下,难能出现具有良知的知识份子。对于大众来说,「社会责任」更是一个陌生的辞彙。根据台湾大学人文社会高等研究院于2008年所做的调查,中国和台湾的华人社会普遍都认为民主的重要特色是可以维持生活所需,而非所拥有的权利或是该负担的责任(图2,注33)。

华人文化传统的恶性循环(四)

要打破这个恶性循环,可以借鉴台湾经验。台湾经过了十数年的民主政治,已逐渐出现了反省的声音,也开始出现所谓的NGO组织(Non-GovernmentalOrganization,非政府组织,注34)长期关心社会公义问题。从台湾经验看来,只要先推行政治制度的民主化,公民社会自然就会逐步出现。在民主制度下,台湾人逐渐了解,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想法,需要学习尊重不同意见;也在这个过程中,逐步的培养出了公民意识(注35)。只是社会上文化传统的力量依然十分强大,因此若可以在教育制度上推行如PISA这种以终生学习为目的的考试方式(注36),或以Opendata活动帮助政府更加透明(注37),降低公民的门槛,都可以加速公民社会的转变。只是从制度上来变革所影响到的既得利益族群过于广大,可能会造成各种窒碍难行的状况,因而难以推行。或许从个人先行着手,也是一种方法。

从个人来说,可以先从认识华人的文化传统开始,一步一步地重拾每个人的社会责任。在《见树又见林》一书中提到,「我们并不是自己所想像的那幺拥有自由意志,当我们做出一种选择或判断时,背后有着身处的社会体制、价值语言、文化符号带给我们的制约,我们甚至常常被迫做出那样的选择,即使我们误以为自己是在自由的选择。」(注38)事实上,笔者认为,华人的文化传统,正是让华人社会的大众在「误以为自己是自由的选择」的同时,却选择了作为一个懦弱的臣民,而不知道还有「为公义发声」的公民存在,没有想过责任及问题点可能就出在自己身上。一方面把问题外部化为自己卸责,另一方面却又不断地用各种「台湾之光」、「中国之光」来自我安慰。整个华人社会就在这种气氛下越来越自恋、越来越自我中心。柏杨所说:「中国人的丑陋,在于不知道自己的丑陋」(注39),原因即在于此。

笔者仅是业余社会评论者,但在近几年来的论战中发现:目前为止台湾和中国的许多检讨多仅针对社会现象,鲜少有人对真正的核心观念进行批判,也少有尝试分析问题的根源所在的文章。因此笔者选择撰写这篇文章,试图引导大众将视线重新放到华人文化传统及每个华人自己的价值观上,期能引起抛砖引玉的效果。本篇文章若有不足之处,也欢迎各位给予批评指教。笔者相信,了解、检讨华人的民族价值观,重拾每个华人自己的社会责任,才是解决台湾和中国长期社会问题的解药。(全文完)

●注26:阶级不同不相为谋:大陆台湾人社会融入状况之研究:http://www2.scu.edu.tw/politics/journal/doc/j302/3.pdf

●注27:樊迟请学稼:http://ctext.org/analects/zi-lu/zh#n1409

●注28:「22K」的错置──谈Mr.Jamie「伪议题」一文:http://waynehphilos.wordpress.com/2013/01/17/「22k」的错置/

●注29:姚人多:http://zh.wikipedia.org/zh-tw/姚人多

●注30:总评陈文茜现象:http://www.southnews.com.tw/specil_coul/Yao/Yao_00/0014.htm

●注31:爱德华·萨伊德:http://zh.wikipedia.org/zh-tw/爱德华·萨义德

●注32:伪理性人:http://geosheep.pixnet.net/blog/post/47523262

●注33:东亚各国人民对『民主』的认知为何?: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0152440234150694

●注34:非政府组织:http://zh.wikipedia.org/zh-tw/非政府组织

●注35:台湾民众公民意识的变化:2008年政权二次输替前后的比较分析:http://www.rchss.sinica.edu.tw/publication/ebook/journal/22-02-2010/cc0623.pdf

●注36:PISAinTaiwan:http://pisa.nutn.edu.tw/sample_tw.htm

●注37:OpenData-来自资讯界的社会运动:http://billy3321.blogspot.com/2012/12/opendatasocialmovementfromit.html

●注38:社会学的入门经典:「见树又见林」:https://plus.google.com/+esorhuang/posts/A6YQ9uGZkiG

●注39:丑陋的中国人:http://www.geocities.co.jp/WallStreet-Stock/5523/uchinese.html

●注40:本文线上发布网址为:http://goo.gl/K5b0E,感谢林树树协助製作图片。

想想论坛一岁了!八月十日(六)下午,诚挚邀请您来与我们一同庆祝、交流。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605089979523110/专栏作者读者见面会|张睿铨〈囡仔〉募资感恩之旅首站